南昌近视眼怎么恢复视力,南昌近视眼怎么提高视力,南昌近视眼怎么恢复正常

新华报业网-新华日报    2017-12-16 22:56:24
         分享到: 更多

南昌近视眼怎么恢复视力,

  

图为藏传佛教活佛查询系统首页部分截图

点击:藏传佛教活佛查询系统>>

中国西藏网讯2016年1月18日,北京广济寺大雄殿内,佛教界高僧云集:经过长久酝酿,藏传佛教活佛查询系统正式上线。这个被戏称为“封神榜”“照妖镜”的首个互联网宗教人士认证查询系统,让中国境内大大小小无证上岗的“活佛”们心惊胆战。

活佛,藏语称“朱古”(sprul-sku),意为“幻化”或“化身”,是藏传佛教为解决教派和寺庙首领传承,依据西藏古老的灵魂观念和佛教特有的化身理论而创立的一种传承制度。不论是“活佛”二字的汉语表意,还是英语翻译“LivingBuddha”,都给这一古老的西藏宗教概念带来了神秘、遥远又富于某种强大力量的观感--这种相当直接且让人带有敬畏的感知,恰恰成为一些“假活佛”“野生仁波切”滋生的土壤。

“照妖镜”下的“赤仁波切”

2015年底,藏传佛教活佛查询系统上线前,“张铁林坐床”“揭露法王白玛奥色”的“假活佛风波”正在网上沸沸扬扬。孰真孰假?很多虔诚的信众开始考虑,自己的“上师”是真的吗?这种疑惑在查询系统上线后井喷,激增的查询量几乎让系统瘫痪。

其中,一位名叫“科才慈智木满自喜日布扎赤仁波切”的“活佛”就令信徒们感到疑惑。

科才慈智木满自喜日布扎赤仁波切,1969年2月出生于在甘肃省夏河县科才乡,自称是拉卜楞寺四大赛赤之一的“三木察”灵童之一,1984年在拉卜楞寺大格西金巴坚措上师坐前受戒;号称是贡唐文殊大师的“关门弟子”。在网上流传最广的一份资料中,称科才慈智木“勤奋好学,天资聪颖”,不仅取得藏传佛教最高学位“格西”,还取得过北京大学哲学系的硕士以及其他3所中外大学的博士甚至院士,甚至还号称“独自编纂”完成了1850万字的藏传雪域十明巨著。

但这些传奇经历可信度有多高?

这位自称“赤仁波切”的“活佛”,在藏传佛教查询系统中却是“查无此人”。

通常,在该系统输入活佛的姓名,法号,身份证号,活佛证号,所在寺庙中任一项信息,就能进入详细信息页。但无论用“科才慈智木”或“满自喜日布扎”查询姓名、法号项,都显示“无结果”;活佛证号?没有。所在寺庙?自称是20多家寺庙主持,亦无从着手。如果按他所称是“三木察”灵童查询,“三木察”的结果显示却是另一位1982年的年轻活佛,显然与已年近50岁的“赤仁波切”对不上号。

也就是说,科才慈智木满自喜日布扎赤仁波切是假活佛。

“四无”活佛与西贝“格西”

判定境内假活佛的标准,藏传佛教活佛查询系统是最快速、最直观的。细究下来,真活佛必须是“四有”佛门人:有传承、有寺庙、有转世灵童制度、有政府批准,缺一不可。

关于科才慈智木的情况,2015年一封邮件在网上流传:

尊敬的网民,您好!来信收悉,感谢您对甘肃省宗教工作的关心和支持,现将您关于查证拉卜楞寺一位僧人的情况答复如下:科才慈智木,男,藏族,1969年生于甘肃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县科才乡赞布宁村。1984年在科才乡科才寺受戒出家。1988年6月至1991年6月在甘肃省佛学院学习,1991年至2004年在甘肃省佛学院留校任教。2004年7月,因其连续三年考核不称职,被佛学院辞退。

经查证,科才慈智木1988年离开科才寺院后,一直未回寺院,科才寺已将其列入清退僧人之列。该人也从未入拉卜楞寺学经,其自称获得“格西”学位无任何依据。拉卜楞寺管委会表示,科才慈智木与拉卜楞寺无任何关系。关于“被认定为拉卜楞寺四大赛赤之一——三木察活佛的化身”系本人编造的谎言。科才慈智木从未被嘉木样活佛或其他活佛认定为三木察活佛的化身或者其他活佛的转世灵童。尊敬的网民,以上答复希望您能满意。也希望您一如既往地关心、支持、监督我们的工作,多提宝贵意见,让我们共同推进宗教事务管理的法制化、规范化。

甘肃省宗教事务局

按照这份邮件所说,这位名为科才慈智木的僧人与拉卜楞寺无任何关系,谈不上有传承;很早已经离开科才寺,就是说截至目前,并没有真正的寺庙;从未被认定为三木察转世灵童,更别提什么坐床仪式;甘肃省宗教部门的正面回应,更是说明了政府的态度。

为了考证这份邮件的真伪,记者联系了甘肃省宗教事务局。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封邮件确实存在,是由甘肃宗教事务局所发,就是为了遏制假活佛乱象,正面回应信众关切。

据了解,科才慈智木80年代中期进入科才寺院,成为一名普通僧人,并于1988年考入了甘肃省佛学院。据佛学院方面介绍,科才慈智木在校学习时表现并不突出,也从不敢说过自己是活佛。

从佛学院毕业后,科才慈智木曾留校任教。但从2001年开始,他开始长期缺课,外出四处活动,在没有办理任何手续的情况下连续三年都有100多天不在岗,最后甘肃佛学院根据规定将他辞退。由于甘肃佛学院坐落于拉卜楞寺,科才慈智木在外时常以“拉卜楞寺”作为招牌。记者通过对拉卜楞寺方面知情人士的采访得知,虽然科才慈智木确实在佛学院呆过,但其实并没有入拉卜楞寺学习,无从谈起是贡唐仓活佛的“亲传弟子”或获得“格西学位”,他是“三木察仓”灵童之一的说法更是闻所未闻。

有知情人士介绍,科才慈智木本人知道自己“名不正言不顺”,在境内没有寺庙没有坐床仪式。于是他用多年来在外的敛财,给自己在蒙古国捐资修建了一座寺庙,甚至郑重其事搞了个“升座仪式”。但假的真不了。曾经在一个会议上,科才慈智木遇到一位长期在拉卜楞寺学习的专家,他忙悄悄将自己面前“赤仁波切”的名牌拿了下来。

流水线上的“假活佛”

“假活佛”之所以能够在社会上大行其道,除了利用众多信众对藏传佛教的不够理解外,还都特别注重包装自己,常打着慈善的幌子沽名钓誉。科才慈智木担任了“科才雪域牧民扶贫基地”和“科才教育救助协会”两个机构的会长。此外,他的公开简历中也有20多个社会头衔,包括“世界和平大使”等,至今仍是“中央书画院荣誉院长”。但据考证,“中央书画院”这一机构并不存在,在可能的相似机构“中国国家画院”“中国中央书画研究院”“中央书画艺术研究院”官网中,也并没有找到科才慈智木此人的信息。至于“北京大学哲学系硕士”的学位,经与北大相关部门了解,也是“查无此人”。

从藏传佛教本身发展来看,活佛转世制度历经数百年,形成了严谨的宗教仪轨和历史定制。“假活佛”的泛滥是对这种庄重制度的侵犯,更是对信教群众的伤害。“科才慈智木”之流的如鱼得水,又让那些潜心修行的真活佛情何以堪?

那么如何堵漏,如何指路,就是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现实课题。面对这样的情况,2010年,中国佛教协会统一制发“藏传佛教活佛证”,让真活佛有据可依;到2016年“藏传佛教活佛查询系统”上线,真正让假活佛无所遁形。

今年4月19日,中国佛教协会在成都召开会议,通过了《遵规持戒,去伪匡正,共同维护藏传佛教活佛形象》倡议书。

《倡议书》指出,活佛转世是藏传佛教特有的传承制度,历数百年演变而形成了一套严谨的宗教仪轨和历史定制。近年来有人在社会上、网络上假冒“活佛”招摇撞骗,既有无关人员自封,也有寺庙僧人冒名,一时“活佛”“法王”泛滥,使信众利益受损,藏传佛教蒙羞,令人痛心扼腕。因此,对于扰乱转世秩序甚至假称“活佛”的人员,寺庙要如法驱摒,佛教协会严肃处理。请广大信众明辨:经政府批准的活佛都持有中国佛教协会制发的活佛证,无证则为假冒。对在社会上、网络上招摇撞骗的假冒“活佛”,恳请有关部门依法查处、社会各界监督抵制,在互联网平台以“活佛”““仁波切”名义开展活动者也应当持有活佛身份证明,共同维护正常宗教秩序。

(原标题:活佛查询系统再显威:“4个学位26个头衔”的假活佛被曝光)

(中国西藏网文/赵钊刁怀山贾华)

原标题: 原标题:江西南昌圆锥角膜交联手术

  相关阅读: